首页 » 配资技巧 >

证监会1号罚单来了!

2021-01-12 16:02:26来源:中国基金报

证监会同日更新的市场禁入决定书显示,证监会决定对吴国荣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图片

庄家控制196个证券账户操纵华平股份

却惨遭5个连续跌停

处罚决定书显示,2017年7月24日至2018年6月26日期间(以下称操纵期间或涉案期间),吴国荣控制使用“白某飞”等186个个人账户和“金谷·信惠182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等10个机构账户,共计196个证券账户(以下称账户组)。

熊模昌与吴国荣签订《委托增持代持协议》等相关协议约定,熊模昌向吴国荣支付保证金,吴国荣按照1:4的比例提供配资资金。熊模昌通过熊某松、熊某楚、熊某概的银行账户,分三个阶段累计向吴国荣指定银行账户划转资金17200万元,吴国荣按配资比例转至其控制的配资账户。吴国荣通过周某珍、李某等人帮助寻找并确定配资账户后,经李某莉、李某、汤某仁等银行账户向配资账户划转保证金及利息。

吴国荣使用其控制的196个证券账户在操纵期间内,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采用盘中连续交易,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等方式交易“华平股份”,影响股票交易价格及成交量,吴国荣主观操纵市场的意图明显。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其操纵期间未能盈利。

具体来看,吴国荣操纵“华平股份”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2017年7月24日至9月25日(共计46个交易日),账户组快速建仓并拉升股价,其中伴随少量卖出和自成交。截至2017年9月25日,账户组持股数量为4951.79万股,流通股持股占比从0.00%上升至12.51%,股价涨幅为20.00%。该期间,吴国荣买入成交量占当期市场交易量的22.53%。

图片

第二阶段,2017年9月26日至2018年6月25日(共计170个交易日),账户组连续交易、大量对倒并试图维持股价。截至2018年6月25日,账户组流通股持股占比从12.51%上升至15.58%。该期间,买入成交量占当期市场交易量的19.16%,对倒量占市场交易量的4.18%。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6月19日至2018年6月25日,“华平股份”股价出现连续多日跌停,股价快速下跌。

图片

第三阶段,2018年6月26日,也就是跌停后打开申购的第一天,该日账户组买入“华平股份”109.03万股,买入成交金额411.04万元,卖出6079.25万股,卖出成交金额2.31亿元,该期间账户组对倒量58.26万股。截至2018年6月26日,账户组持股数量为2322.79万股,流通股持股占比从15.86%下跌至4.36%,当天股价下跌9.07%。该日,账户组卖出成交量占当期市场交易量的56.57%。

图片

一顿操作猛如虎

最终却亏逾3亿元

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到头来却亏损了3亿元。

处罚决定书显示,通过连续交易、对倒交易等方式,熊模昌、吴国荣操纵“华平股份”价格的特征明显。操纵期间,吴国荣控制的配资账户存在多次小单多笔拉抬股价行为,账户组多次出现申买价格大于申买前最新市场成交价情形,拉抬股价意图明显。

不过,在操纵期间账户组亏损3.24亿元。

据了解,熊模昌与吴国荣的合作模式为熊模昌提供配资保证金,要求吴国荣买入“华平股份”数量占流通股数量的15%,并维持股价,吴国荣负责配资并操作账户实施交易。熊模昌可以登录账户进行查看,但是无权进行操作,增持专用账户出售全部代持股票后,剩余盈利由吴国荣、熊模昌按照6:4比例进行分配,二人存在约定实施操纵职责分工和收益分配的事实,共同完成操纵行为。

熊模昌及其一致行动人吴国荣交易“华平股份”期间增持数量达到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30%,未履行发出收购要约义务。熊模昌及其一致行动人吴国荣构成未按规定向上市公司所有股东发出收购上市公司全部或者部分股份要约的违法行为。

另外,熊模昌通过其控制的私募产品进行大宗交易虚假减持“华平股份”。熊模昌系华平股份原始股东,截至2015年年底熊模昌持股6683.32万股,占比12.66%,系华平股份第二大股东。2016年5月、6月,熊模昌将其个人证券账户交给上海迎水卢某文开展打新股业务使用。由于打新股业务按账户进行核算,尽管熊模昌证券账户市值较高,但也仅能获得一份打新资格。为了赚取更大的收益,卢某文帮助熊模昌设计一个减持方案,即分别成立勤远韶昌1号私募投资基金、勤远韶昌2号私募投资基金和涌津涌鑫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涌津涌鑫5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将熊模昌个人证券账户内的持有的2.563%的“华平股份”通过大宗交易减持至上述四只产品中,再使用熊模昌及上述四只产品共计五个账户进行打新业务。

上述四只产品资金均来源于熊模昌,产品成立后由熊模昌实际控制,卢某文进行操作管理。产品清算后资金划归至熊模昌。华平股份收到熊模昌权益变动通知后,分别于2016年11月4日和2016年11月16日对熊模昌减持情况予以公告。

综上,熊模昌向华平股份报送权益变动报告书的有关减持情况与事实不符,导致华平股份后续披露的相关信息存在虚假记载。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熊模昌仍为华平股份的第二大股东,持股占比7.48%。

图片

熊模昌、吴国荣

被给予警告并处罚款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决定:

一、对熊模昌、吴国荣操纵华平股份的行为处以300万元罚款,其中对熊模昌处以120万元罚款,对吴国荣处以180万元罚款;

二、对熊模昌及其一致行动人吴国荣增持数量达到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30%时,未履行发出收购要约义务的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其中对熊模昌处以25万元罚款,对吴国荣处以5万元罚款。

三、对熊模昌虚假减持“华平股份”的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综上,对熊模昌给予警告,合计处以205万元罚款,对吴国荣给予警告,合计处以185万元罚款。

同日,证监会还公布了一则市场禁入决定书,因吴国荣操纵“华平股份”金额巨大,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违法情节严重。证监会决定对吴国荣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图片

熊模昌曾任华平股份副总

实名举报原实控人转移资产

其实,熊模昌是华平股份的“元老”级人物,曾作为华平股份的实控人之一,曾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2015年华平股份入局互联网医疗领域后,熊模昌渐渐退出了董事会和公司的日常经营,转向个人创业并参与了对多家企业的投资。不过在2017年7月,熊模昌回归华平股份,重新当选董事。

图片

虽然熊模昌回归华平股份,但是他与华平股份的恩怨并未解决,并在2018年3月迎来爆发。彼时,熊模昌正式起诉华平股份,上市公司内部的纠纷闹得满城风雨。

华平股份董事候选人出炉,二股东熊模昌人选提名遭否决。2018年4月18日,华平股份公告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熊模昌提名的增补王乐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的议案,遭到除熊模昌以外其他七名董事的全部反对。而对于反对的原因,部分董事认为熊模昌提名“动机不明”、“对公司的稳定性是不利的”。

为了反击,2018年4月23日,熊模昌表示,自己已向上海证监局实名举报华平股份原实际控制人转移上市公司资产,华平股份董事、监事协助实际控制人转移上市公司资产。

当时,熊模昌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华平股份控股股东掏空上市公司,转移资产,在其管理期间公司业绩持续下降,已经到了亏损的地步,严重损害公司利益。控股股东根本无心公司经营,一直设法掏空公司,再卖掉控制权走人”。

熊模昌还表示:“由于信息披露的不完整,完全误导了投资者,此外,控股股东在董事会召开当天,找人殴打其本人并威胁家庭安全。”

对于公司二股东的实名举报,华平股份表示:二股东是在转移视线,隐藏抢夺公司控制权的动机。孰是孰非目前尚无定论,不排除起诉熊模昌“诽谤”等行为的可能。

据了解,熊模昌所谓转移资产一事是指华平股份此前转让子公司易弹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弹科技)。熊模昌认为,易弹科技被置出上市公司时的估值远远低于其置出前后的估值,且在置出上市公司后易弹科技核心资产最终再次回到了华平股份原大股东的手中。不过,对此说法,华平股份予以否认。

事实上,早在2016年华平股份出售子公司易弹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股权时,熊模昌就曾向上海证监局举报刘淼、刘晓露家族利用交易侵占公司资产。自此,两方积下矛盾,一直持续至今。

华平股份内斗后麻烦不断

二股东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

这场“内斗”持续发酵数月后,事情终于在2018年5月迎来了转机。

5月17日,华平股份发布公告称,各方同意终止数月来的股份控制之争。公司二股东熊模昌将其所持公司全部股份约5309万股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方永新;同时熊辞去华平股份董事职务。至此,华平股份股权之争以熊模昌再次退出公司核心层落下帷幕。

但是,华平股份的麻烦并未因此停止。6月19日,二股东熊模昌高达80.94%的股票质押比例让华平股份一夜之间经历了闪崩,随后迎来的是连续5个跌停,而截至6月27日,熊模昌质押股票比例已达99.78%。

图片

6月21日,公告表示,因股价大幅下跌,熊模昌质押的部分股份触及平仓线,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3.44%。

图片

随着“企业内斗”的徐徐落幕,华平股份的股价也一落千丈,大伤元气,至今,华平股份的股价均未能超越2018年6月15日(连续跌停的前一天)当天的收盘价7.1元/股。

除此之外,近年来华平股份的经营业绩也承压。2018年归母净利润1483万元,同比下降57%,随后在2019年有所好转。据华平股份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2020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2.87亿元,同比增长5.1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6.39万元,同比下降59.51%。

图片

据悉,华平股份是国内领先的视讯产品与应用提供商,致力于通过视讯+技术的行业化创新应用,推进各行业业务模式的革新和人们生活智能化水平的提升。